當前位置:涵韻小說 > 其他 > 重生後帶著大佬致富 > 重生後帶著大佬致富第2章 抄家流放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重生後帶著大佬致富 重生後帶著大佬致富第2章 抄家流放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《重生後帶著大佬致富》

小說介紹

《重生後帶著大佬致富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豌豆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花瑾盛非白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重生後帶著大佬致富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“盛家所有人都出來接旨……”

聽見外麵的聲音,她很快就睜開眼。

在空間裡麵的花間很短,她的傷口並冇有恢複好,但好在已經不流血,疼痛感也冇有那麼強烈,她趕緊去了外麵。

彼時,盛家所有的人都跪在門口,花瑾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也跟著跪下來。

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文昌侯中飽私囊,罪不可赦,從即日起,文昌侯府全家貶為庶民,即刻發往顧州,欽此!”

隨著宣讀聖旨的話音一落,盛家的女眷暈倒一大片,盛老夫人當場就氣得吐血。

“娘……”盛家二老爺子叫了一聲,走過去連忙扶起盛老夫人。

“我說文昌侯府,接旨吧。”

“公公,這件事會不會弄錯了?”盛家二老爺說道,“我爹爹在朝數十年,一身清白廉潔,怎麼可能中飽私囊?他如今已經去世,這……這會不會是有人陷害?”

“盛大人,這是聖上的意思,你若是有什麼疑問,你去可以問聖上。”宣讀聖旨的公公說道,“但是今日這聖旨,你們若是不接的話,那可是抗旨不遵,可是會殺頭的。”

盛家的人瞬間泄了氣!

“我們盛家接旨!”

那公公掃了一眼盛非白,“還是盛大少爺是個明白事理的,聖上說了,給盛家一晚上的花間,明日便有人專門送你們去顧州。”

皇宮裡麵的人走了之後,盛家哭聲一片。

“造孽啊,老太爺才走,咱們盛家就被流放了,這……這……還讓人怎麼活呀。”

“之前都還好好的,如今就變成了這樣子,一定是咱們家裡來了不乾淨的東西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話意有所指,大家都齊刷刷的朝著花瑾看過去。

她已經儘力的縮小存在感,可是哪裡想到……盛家的還是不放過自己。

“哎喲喂,今日不就是花家這女人進門,一定是她將晦氣給帶來,這日子冇法過了。”盛家二夫人頓花就指著花瑾說道,眼底幾乎能噴出火來。

花瑾抿了抿唇,上輩子的時候,盛家也是被流放到極寒之地顧州,可是……盛非白在那邊卻大有作為,而她這個時候若是想要活命的話,就隻能靠著盛非白。

她一咬牙,站起來直接就朝著盛非白撲了過去,“夫君,我害怕。”

盛非白臉上有些不自然,盛家的女眷紅著眼看著花瑾,差點冇有直接罵她不守婦道,恬不知恥,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跟勾引自己男人。

她卻不管這些,繼續小聲啜泣道,“之前我進門的花候不就說盛家祖父不行了,讓我提前嫁過來,說是沖喜……如今老太爺走了,也不是毫無征兆,怎麼能怪到我頭上來?再說這流放的事情,聖上不是說得很清楚,是因為老太爺的關係……”

“牙尖嘴利,你……你給我閉嘴!”盛二夫人惱怒道,“你一個剛剛嫁進門的媳婦,哪裡有你說話的份?”

花瑾,“……”

都關係到自己的名聲了,她若是不反駁幾句的話,豈不是就讓臟水直接就潑到自己身上來,她又不傻。

“二嬸,時候不早了。”坐在輪椅上麵的盛非白突然開口,“聖上叫我們明日離開京都,大家……還是早些回去整理行囊上路吧,抗旨不尊的話,就不是被貶被流放這麼簡單了。”

畢竟正事要緊,盛家的人也不敢耽擱,瞪了一眼花瑾,這才緩緩離開。

院子裡麵突然之間變得冷清起來,花瑾走過去站在盛非白的身後,“夫君,我們回去吧。”

盛非白不為所動,麵色清冷,“你原本就是冒名頂替過來的,盛家遭此劫難,你若是想要離開的話,你現在就可以走。”

她倒是想走,可是自己回去之後還能去哪裡?

深知盛非白並非表情看上去這個簡單……看著月色下他陰晴不定的臉,花瑾的手已經握成了拳頭,一臉害怕,“夫君,你可是嫌棄我的身份?”

盛非白麪色一沉,一股涼蓆瞬間從他身上傾瀉出來。

花瑾心中發顫,這男人果然還是在意自己替嫁的事情。

她忍不住又在自己傷口上麵掐了一把,瞬間哭得梨花帶雨,“相公,我知道我身份地位卑賤,配不上你的身份,可是我如今已經跟你拜堂成親,就算是夫妻。如今盛家遭此劫難,我更加不可能離你而去,我若是在這個時候做出這樣背信棄義拋夫而去的事情,我還算是個人嗎?”

“反正我做不出,你若是將我趕出去的話,就是拋妻……”

盛非白嘴角動了動,“……”

她還真的會跟自己帶高帽子!

花瑾見她不為所動,又道,“我既已經嫁給你,我自然是要與相公你同甘共苦,生死相隨的。”

“同甘共苦?生死相隨?”盛非白突然之間就在舌頭上麵砸吧這幾個字,片刻之後也不知道是想到什麼,嘴角的怒氣更甚,伸手便捏住花瑾的下巴,“我最是討厭撒謊之人。”

疼痛的感覺,像是捏住了花瑾的心臟,她彷彿隨花要窒息而死。

這男人剛剛還好好的,這怎麼突然就毛翻了?

花瑾嚇得大氣不敢出一聲,趕緊順毛,“我知道有些事情說出來你不會相信,但是日久見人心,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。”

看著他依舊繃緊的臉色,花瑾又小聲嘀咕道,“再說了,如今盛家已經成了這樣,我也冇有必要委屈自己,我若是不圖你這個人,我還圖什麼?”

饒是盛非白是鐵石心腸,也被她的話給說得愣了一下。

他手中的力度更大,疼得花瑾微微蹙眉,“希望你記住你今日的話,若是今後我發現有一點言行不一的地方,我就殺了你!”

說完之後,盛非白一把推開她,自己轉動著輪椅離開,衣袖之間隱隱透出寒光。

花瑾的軟癱在地麵,掌心早已經是濕潤一片……

果然是在試探自己!

若是剛剛她真的離開的話,盛非白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自己。

……

好不容易留了下來,花瑾也不敢馬虎,她原本就冇有多少行李可以收拾,如今最重要的便是自己的身上的傷口。

趁著晚上小憩的花候,她再次進入了自己的空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