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涵韻小說 > 都市 > 頂級神婿葉辰蕭初然 > 第2373章 冒名頂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頂級神婿葉辰蕭初然 第2373章 冒名頂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聽到葉辰的指令,萬破軍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葉先生放心,屬下即刻便從萬龍殿調遣精兵強將前往墨西哥,屆時隻要葉先生一聲令下,佛擋殺佛,神擋殺神!”

“好!”葉辰語氣帶著十足的威嚴,朗聲道:“告訴下麵的將士,這件事辦成之後,我會為他們記上一功!屆時在墨西哥舉辦慶功宴,我葉辰定讓他們所有人的實力,都向前更進一步!”

葉辰早有心將萬龍殿的整體實力繼續向上提升一些,現在他已經為萬龍殿籌措了大量資金,接下來要做的,就是要提高萬龍殿將士的戰鬥力。

眼下,最好的解決方案,就是幫助他們提升修為。

對大多數將士來說,不用一整顆散血救心丹,哪怕是三分之一、四分之一顆散血救心丹,也能讓他們的實力更進一步,若是再加些回春丹,亦或者加些許培元丹,強大的靈氣必將幫助他們打通更多的經脈。

所以,葉辰打算在這次行動結束之後,用丹藥製作一些能提升武者修為的酒,屆時不禁為他們慶功,更讓他們實力更上一層樓。

萬破軍一聽這話,也猜出葉辰的意圖,頓時激動無比,連聲說道:“葉先生放心,屬下一定全力以赴!”

葉辰嗯了一聲,又問道:“對了,我丈母孃在監獄裡麵情況怎麼樣?”

萬破軍立刻說道:“您丈母孃那邊都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去辦了,而且有我們的女戰士在,貝德福德山懲教所不可能有任何人敢得罪你丈母孃。”

葉辰歎了口氣,淡淡道:“現在我可不擔心她被彆人欺負,我現在是擔心她會不會肆意妄為的欺負彆人,若是她欺負那些招惹過她的人倒也無妨,就怕她在裡麵藉著有了靠山,對其他人作威作福。”

說著,葉辰囑咐道:“你讓人幫我留意著些,不要讓她太過分了。”

“好!”萬破軍畢恭畢敬的說道:“葉先生請放心,監獄裡的一切我都會安排妥當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葉辰微笑說道:“那咱們就後天墨西哥見吧。”

萬破軍有些擔憂的說道:“葉先生,屬下有一事頗為擔心……”

葉辰道:“你說。”

萬破軍恭敬的說道:“葉先生,您這次是打算去墨西哥、冒充周碧華的兒子,但屬下覺得,這事恐怕很難行得通,萬一他們在墨西哥那邊的對接人,早已經提前拿到了他的資料,恐怕一眼就能識破您的身份是假冒的,那樣的話,後續的計劃豈不就無法繼續展開了……”

葉辰笑道:“這個我現在也不能確定,就乾脆賭一把吧,可以賭他們的對接人隻知道周碧華兒子的姓名、不知道長相,也可以賭他們的對接人對亞洲人比較臉盲,看不出什麼端倪、讓我矇混過關……”

說到這裡,葉辰收起笑意,認真道:“如果他們真的一眼識破我也不要緊,我還有其他辦法,確保我的計劃可以順利進行。”

對葉辰來說,深入敵後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當初他隻身前往哈米德在敘利亞的基地,作為一個東亞麵孔,在那種地方幾乎任何人看到都會極其警覺。

不過,葉辰那次還是靠著強大的心理暗示,在哈米德戒備森嚴的基地內進出自如。

所以,他覺得,等自己在墨西哥下了飛機,如果對接人發現自己是假冒的,大不了就給他來個心理暗示,讓他潛意識裡信以為真。

畢竟,葉辰真正的目的,是利用對接人,把自己帶到對方在墨西哥的大本營。

隻有到了對方的大本營,自己才能摸清楚,梅玉珍在墨西哥的靠山究竟是誰,以及她在墨西哥,到底搞的什麼把戲和勾當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貝德福德山懲教所。

馬嵐享受完七八個人的全身按摩之後,舒服的整個人飄飄欲仙。

隻是先前那個飛揚跋扈的克洛伊就慘了。

按照馬蘭的要求,她開始給監室裡的每一個人輪番捏腳。

一直到監獄熄燈,也才隻按了四五個人而已。

眼看要睡覺了,馬嵐便冷聲對克洛伊說道:“你給我按到明天早晨,要是敢偷懶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克洛伊哭著點了點頭,哽咽道:“我知道了……我一定不會偷懶的……”

馬嵐哼了一聲,旋即又指著自己那濕噠噠的床鋪,冷聲道:“這都是你的傑作,以後你就睡這張床,我睡你的床。”

克洛伊哪敢多說,連忙道:“好的馬女士,我都聽你的吩咐……”

馬嵐想到床鋪被澆濕,心裡又有些不爽,指著那幾個先前克洛伊的手下,冷聲道:“你們幾個,今晚把你們的床都給我澆透了再睡,以後每天晚上睡覺之前澆兩盆水,然後給我連睡三天!”

說完,她又看向克洛伊,冷冷道:“你從明天開始,也給我睡澆透的床,她們睡三天,你給我睡十天!”

一眾人嚇的渾身直抖。

現在天氣雖然已經熱起來了,但睡濕透的床,那還不得把人難受死?

而且還要連睡三天,這三天要是睡下來,怕是渾身上下都要得風濕病了。

克洛伊更是崩潰。

彆人三天,自己十天。

十天是什麼概念,到時候自己還不得癱瘓在床上?

想到這,她連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饒道:“馬女士,我已經這麼慘了,求求你就放我一馬吧……要是再讓我睡十天澆透的床,我怕是以後都下不來床了啊!”

馬嵐誇張的哼笑一聲,不屑的說道:“哎呦!怎麼到你這兒,你就怕下不來床了?怎麼到我這兒的時候,你他媽的就不怕我下不來床呢?”

說著,馬嵐一臉冷酷的說道:“我們華夏有句古話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!這可都是你自己出的主意,我也隻不過是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而已,說到底還要謝謝你自己的創意,不然你讓我在這想一個禮拜,我也想不出來這種折磨人的方法。”

克洛伊聽聞這話,崩潰大哭。

馬嵐臉一本,冷聲說道:“哭?哭我就加時間嘍!十天不夠就十五天,十五天不夠就三十天!我看你能哭到什麼時候!”

克洛伊聞言,連忙強忍住哭聲,伸手擦去眼淚,哽咽道:“我……我不哭了……”

馬嵐嗬嗬一笑,問她:“克洛伊,這次你知道,被人欺負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了吧?”

克洛伊眼眶已經噙滿淚水,無比委屈的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馬嵐笑著說道:“你給老孃記住,辱人者,人恒辱之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