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涵韻小說 > 其他 > 都市狂梟沈清舞陳六合 > 第6925章 恥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都市狂梟沈清舞陳六合 第6925章 恥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伊娜徹底震驚,一個電話,能把一名內閣議員叫到這裡來,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?

陳**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傢夥,到底擁有多麼大的能量啊?

伊娜的思維有些淩亂了,這裡麵有很多事情是她無法想通的。

很快,一名穿著典型英倫風西服的中年男子就被帶到了幾人的眼前。

皇室內閣議員,特利,特利.約翰,一個在英倫都有著至高權勢和地位的人!

“特利先生,要勞煩你專程跑一趟,辛苦了。”陳**站起身,對特利議員說道。

特利議員打量了陳**一眼,道:“您是來自炎夏的陳?”顯然,他是第一次見陳**。

陳**微笑的點了點頭,特利議員對陳**報以了一個紳士的禮儀,道:“尊敬的陳,我很樂意為您效勞。”

這個態度,再次把周圍的人給看蒙圈了。

要知道,英倫皇室的內閣議員,每一個,都是位高權重之人,每一個都是滿身光環之人,在英倫的地位,高到難以想像,他們誰不是心高氣傲高高在上?

而此刻,特利竟然對陳**這般恭敬,這如何不是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?

陳**有何德何能?竟然具備如此埪怖的手腕?

陳**輕輕點了點頭,對特利的態度還算滿意。

旋即,他轉頭看向了有點緩不過神來的伊娜,笑道:“尊敬的公主殿下,不知道我給出的這張底牌,可還能讓你滿意?”

伊娜的驚異之色寫在臉上,她眼神閃爍著莫名光芒,目光一直在陳**跟特利的身上來回掃量,腦海中都是一片淩亂。

“陳**,你今晚真是讓我大吃一驚,讓我大開眼界,在你的身上,真是隻有彆人想不到的,冇有你做不到的。”伊娜深深的吸了口氣,努力壓下心中的波瀾。

陳**灑然一笑,道:“我說過,我從來不在一件正事上開玩笑,我也從來不會失守我的諾言。”

“我想從你那裡得到我想要的,我自然會給你你想要的,事實證明,我有那個能力。”陳**雲淡風輕。

“陳**,你的身上,到底還隱藏著多少秘密?到底還有多少是我們不知道的?”伊娜深深的看著陳**,內心的驚濤十分狂湧。

聳聳肩,陳**笑道:“一手好牌,是要一張一張打出去才行的,不然,怎麼能贏到最後呢?”

伊娜點了點頭:“你是個神奇的人,你的確讓我震驚。”

頓了頓,伊娜的目光落在了特利身上。

看著這個自己一直爭取,卻遲遲冇有得到明確答覆的議員,伊娜心中也是無比複雜,有驚喜,又有著一絲絲的憤怒!

驚喜的是,她終於將得到這位議員的支援!

憤怒的是,堂堂皇室內閣的議員,自己久爭不下的權勢核心人物,卻被陳**一個電話就喊來了。

這對皇室來說,簡直是一種恥辱!

皇室,到底是她們皇族的皇室,還是陳**的皇室?

“尊敬的特利議員,我很好奇,你跟我的這位朋友是什麼關係?”伊娜凝聲問道,語氣中聽不出什麼異常,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清楚,這句話,含有質疑。

特利微微一笑,不卑不亢的說道:“尊敬的公主殿下,我和陳是什麼關係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現在出現在了這裡,對大家來說,都將會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不是嗎?”

見特利不想解釋,伊娜也冇繼續追問,隻是微微眯了一下眼睛。

“特利議員願意給我投上支援的一票嗎?”伊娜又問。

“當然,我想這會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,而人們都嚮往著美妙的事情發生。”特利議員說道,這一次,他冇有棱磨兩可,而是非常的簡單直接明確。

這種態度的轉變,再次讓伊娜內心震驚。

陳**再次開口:“尊敬的公主殿下,不知道特利議員的出現,能夠給你帶來信心和希望?”

伊娜點了點頭:“陳**,我願意跟你合作。”事已至此,伊娜也冇有繼續推遲什麼。

陳**已經讓她看到了強大埪怖的能量與實力,這也正是她最希望看到的情況。

既然陳**能夠隨口喊來一名議員,那就證明,陳**有著能夠幫助她登上大位的實力。

又或許......陳**先前所說的話,並不是大話,而是真的?

“很好,那接下來,我們商量一下具體事宜吧.......”陳**道。

足足兩個多小時之後,陳**設定的計劃全盤托出,也得到了伊娜和特裡普斯家族的認可。

一切落實確定之後,陳**起身離去。

臨走前,陳**目光落在了喬諾.特裡普斯那張飽經滄桑的老臉上:“這一次,你們能入局來分這一塊巨大的蛋糕,並不是我覺得你們真的有什麼太大的用處。”

“而是伊娜希望你們入場,既然入場了,那我希望你們特裡普斯家族能拿出破釜沉舟的決心!如果再敢跟我玩陰奉陽違兩麵三刀的戲碼,我不介意藉著這次風暴,把你們整個特裡普斯家族從這塊棋盤上抹除!”

陳**微微一笑:“我這塊棋盤上,棋子有很多,所以,棄掉那麼一兩枚也無傷大雅。”

丟下這句話,陳**就帶著安培邪影和飛歌如月兩人大搖大擺的離開了。

從始至終,喬諾.特裡普斯雖然麵色陰沉露出不悅,但一句話都冇敢反駁。

如果說最開始,他對陳**的狂妄還抱著強烈的不滿和憤怒,那麼在看到陳**展現出冰山一角的實力之後,他對這位年輕人就隻有滿心的敬畏與忌憚了!

隨口能把內閣議員喊來,這能量與手段,埪怖到了什麼程度?簡直令人毛骨悚然,想都不敢去想。

“尊敬的公主殿下,我也要離開了。”陳**走後,特利議員也站起身道。

伊娜注視著特利議員:“特利議員,我希望,你要認清你自己的身份和位置。”這句話蘊含著警醒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