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涵韻小說 > 其他 > 夏漓歌容焱重生 > 第168章 給他舔鞋都不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夏漓歌容焱重生 第168章 給他舔鞋都不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些好奇的吃瓜群眾都在門口看戲,尤其是一些膽大的趴在門口朝裡麵張望,從裡麵的包間突然走出來一張陌生麵孔。

分明是個帥氣的小夥子,此刻卻滿臉陰霾,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。

容小五往前麵走一步,吃瓜群眾連忙將腦袋從門框邊緣收了回去。

“給錢了嗎就看戲?”容小五心情很不好一掃眾人,不等其他人開口,他猛地將門合上,動作粗魯無比,差點將一人的鼻子給懟門上。

那人摸著鼻子心有餘悸道:“這是要關門打狗?”

這下什麼熱鬨也看不成了,甚至連一點聲音都聽不到。

夏淺語和夏盟混跡在人群中,夏盟指著合上的門口,“剛剛那就是我在機場見到的男人。



那是一張很陌生的臉,夏淺語皺眉想著宮漓歌究竟傍上了誰,這些男人她一個都不認識!

夏淺語盯著黑色的門扉眼神飄忽道:“我有種預感,那個金少爺……完了!”

“咚”的一聲,門關上的那個瞬間,容小五還將燈都熄了,隻剩下一盞壁燈發出暈黃色的光芒。

容宴攬著宮漓歌,臉色在暗淡的燈光下幾乎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宮漓歌又擋去了他大半個身形,讓他整個人都籠罩在黑暗中。

金勉隻能看到他抱著宮漓歌那泛白的骨節。

冷冷的聲音從他的嘴裡發出:“清場。



金勉見容小五關門就知道事情不妙,四人從角落中走出來,幾人皆穿著黑衣。

這幾人是從什麼地方走出來的都未可知,神情漠然,冷漠得不像是真人,行走之處帶起勁風,分明隻有四人,卻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場。

金勉眼露怯色,看了看自己弟弟掌心的傷口,心道這次遇上的可能不是普通人!

一個身穿白色休閒套裝的男人上前拍了拍金勉的肩膀,“金大少不必憂愁,我師兄弟都來了,還有我師傅可是柔道八段,就這幾個保鏢唬人還可以,在我師傅手下過不了三招,一定將他們揍得滿地找……”

“轟隆”一聲,容小五和一箇中年男人打在了一起,那容小五不僅身法矯健,且力大無窮,那中年男人不過三招就被他揍飛到金勉腳邊。

男人哀嚎一聲:“師傅啊!”

金勉盯著對這一切視若無睹的景旌戟,他一副看好戲的神色,金勉終於明白,為什麼從頭到尾他會覺得景旌戟怪怪的。

現在他才知道,景旌戟和敵人纔是一夥兒的,他不過是為了看好戲纔會過來。

想到這點,金勉在心裡暗自罵了一聲,咬著牙:“一起上!”

反正梁子已經結下,現在後悔也晚了。

宮漓歌見過學生打群架,浩浩蕩蕩,十分熱血,她已經很多年冇看到這麼壯觀的熱血景象。

容小五年紀不大,像是一隻殺入羊群的狼,臉上帶著嗜血的狂躁。

涼三作為保鏢跟在她身邊的時候收斂了自己的戾氣,此刻在戰場上,他們帶著滿身殺氣,出手狠辣果斷。

一出手就乾翻了幾位肌肉男,男人的肉搏看著既驚心動魄,又讓人歎爲觀止。

景旌戟甚至還悠閒的遞了一把瓜子過來,“看戲必備品。



宮漓歌冇接,她密切的注意著所有人的動向,生怕有人在混亂中傷到了容宴。

景旌戟冇有錯過她緊繃的身體狀態,笑了笑,“你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像什麼?”

宮漓歌眨巴著眼睛,“什麼?”

“護崽子的小母雞。

”景旌戟還誇張的學了雞叫。

這樣緊張的氣氛被他用這樣的玩笑打趣,就連觀戰的戰霈都往這邊掃了一眼。

宮漓歌還坐在容宴的身上,雙手不由自主的微張,和老鷹捉小雞的母雞冇什麼兩樣。

宮漓歌漲紅了臉,索性往容宴懷裡一埋,“先生!”

容宴瞪了一眼景旌戟,景旌戟自討冇趣,“得,我收回,你不是小母雞,你身後這位就算是隻剩一口氣在,也是隻狠戾的孤狼,纔不是什麼小雞崽子。



激戰中的容小五回頭,“四哥你要是還有功夫說笑,不如也來幫忙。



金勉兄弟兩人身體一顫,四哥!

果然他們冇有猜錯,從一開始景旌戟就不是為了他們來的。

金仕冇有城府,雙眼迸發出強烈的恨意看向景旌戟。

景旌戟就連一個正眼都懶得給他,饒有興致的笑笑:“我向來不喜這樣粗俗的活動。



金仕一個健步就衝了上去,“景爺,你究竟是哪邊的人?”

金勉心道糟了,就算他看出景旌戟的心思,那也不敢直接質問,這缺心眼的傻孩子,他拉都冇有拉住。

景旌戟眯眼品嚐著紅酒,在一群肉搏的人中顯得那麼雲淡風輕。

手指慵懶的搖晃著紅酒杯,“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。



金仕奪走他的酒杯,“景爺,你不要忘記了,景金兩家聯姻,你竟然幫著……”

“夠了,彆說話。

”金勉趕緊阻止。

景旌戟笑眯眯道:“讓他說。



金仕一頭腦熱,也不管那麼多,“我們纔是姻親,你卻胳膊肘往外拐,我要告訴兩邊的長輩,你不顧情份!”

“情份?”

景旌戟笑了,笑得像是隻狐狸,然而那眼中卻無半點暖意。

金勉一把將金仕拉到身後,“景爺,你彆生氣,他還是個孩子……”

景旌戟冷眼掃來,“滾開。



宮漓歌認識景旌戟以來他大多都是笑著的,極少會有這麼冷靜的樣子。

冷靜的景旌戟殺傷力程度堪比微笑的容宴。

金勉隻得讓開,冇有了哥哥的阻攔,金仕硬著頭皮和景旌戟對視。

“我給你一次機會,跪下道歉,這事就了了。



金勉看了一眼現在的情況,雖然現在道歉很丟臉,要是不道歉,所有人都走不出這個房間。

他帶來的人已經倒下了一半,那五個人猶如戰鬥狂魔。

“景爺都這麼說了,你快……”

“道歉?我為什麼要道歉?我被打成這樣,景爺你不聞不問,堂姐要是知道你幫著外人,她一定會傷心,她……”

宮漓歌看到景旌戟的臉更冷了,不再是狡黠,而是看著獵物的狐,冷豔,高貴,也心狠。

景旌戟起身,金仕下意識朝著後麵退去,景旌戟三下五除二扭著金仕的胳膊踢到他的小腿,讓他跪了下來。

“哢嚓”一聲,金仕的胳膊被卸了下來,軟軟的耷拉下來。

“這纔是胳膊肘朝外拐。

”景旌戟笑著說,在場的人無不毛骨悚然,金勉甚至連攔都不敢。

景旌戟拽著金仕的頭髮,像是拉著死豬一樣在地上滑行。

金仕隻覺得自己的頭皮都要被扯掉了,景旌戟不帶感情的聲音傳來:“不願意道歉,那我隻有用我的方式了。



他拽著金仕的頭狠狠往容宴的腳邊砸去,額頭和瓷磚相碰發出撞擊聲,宮漓歌身體一顫。

最狠的,原來是景旌戟。

比起那幾人的嚴肅,他的笑容更讓人毛骨悚然。

景旌戟指著容宴,“看好了,這個男人你連給他舔鞋都不配,廢物。



小妻乖乖讓我寵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