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涵韻小說 > 其他 > 夜墨寒沈安然 > 第2261章 來者何人,豈敢放肆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夜墨寒沈安然 第2261章 來者何人,豈敢放肆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楚月身披厚重的黑色大氅,看了趙浮沉一會兒,才點了點頭。

趙浮沉又說:“新的大氅,原是想送給宗主的,不過宗主他生得也不好看,穿不出那味,倒是在葉師弟你的身上,頗顯貴氣。”

前方,左宗主負手而立於神鳥的背部,聽到後麵趙浮沉的話,差點兒從神鳥之上摔了下去。

神鳥飛行的途中,他回過頭,狠狠地瞪了眼冇大冇小的趙浮沉,思量著解決掉了流光海域的事,就立刻回來這臭小子。

“師兄說的什麼大實話。”

楚月好笑地道。

隻是而今虛弱的她,不複往日的張揚。

不多時。

十三頭神獸,從星雲宗的上空掠過,在九霄雲間留下了一道道深刻的痕跡。

就算神獸消失於視野之間,弟子們還保持著仰頭看天的姿勢。

五長老雙手結印,電光湧動,隨著又一道雷霆聲響,封閉了神獸領域。

“嘭!”

雷霆化鐵,籠子和雞重回五長老的手中。

五長老提著雞籠,一臉擔憂地望著神獸翱翔離去的方向。

……

十大宗門和宗門協會,平日裡都專心修煉的星靈師,此刻都在從四麵八方,趕往流光海域,阻止那青年的瘋狂舉動。

“轟!”

又一劍直劈而下,猛撞封印。

楚淩懸立海麵之上,獵獵狂風激盪而至,掀起衣袍似浪花。

不知劈砍了多少劍,楚淩眉頭皺緊,疑惑地看著封印毫無動靜的流光海域。

“怎麼會?”

他自言自語地低喃。

“《本源史書》記載,飲星劍能斬定海封印,這麼多劍了,為何還斬不掉呢?”

他還想立即解決掉此事,再去找明月。

流光海域的海盜、賊寇、通緝犯等修煉者,都聚在遠處好奇地望著這用劍劈海的青年,並不敢靠近真元境的星靈師。

“來者何人,豈敢在流光海域放肆!”

暴喝之聲震徹雲霄。

青年側眸看去。

卻見每一個方向,都有人乘神獸而來。

數量不多,實力卻是很強。

最差的都有歸墟境。

隻是……

楚淩眉峰陡然抖動,緊緊盯著一頭雙翼血獅的神獸看。

神獸背上有三人,看樣子都很年輕。

而最吸引楚淩的,是坐在中間的少年,隨性地披著厚實的黑色大氅,裡邊的紅衣似火,即便一言不發,就有君臨天下的帝王之氣,墨黑的發舞在風中,冷峻的麵龐好看到讓楚淩眼底漾起陣陣的驚豔之色。

少年的唇沾著鮮血,那豔麗的紅,增添了一絲妖邪。

“武神境。”

楚淩輕語。

在一眾的歸墟境星靈師裡,三位年輕人的武神境,顯得落魄又磕磣,還有點兒矚目。

而且實力最低的少年,竟讓身邊兩人恭恭敬敬的保護。

此等有趣之事,楚淩還是第一次見。

左宗主大喝:“流光海域,封印凶獸窮奇,汝欲破封印,是何居心?!”

楚淩麵對四方強者,逐漸地冷靜了下來。

他放下了手中的飲星劍。

長劍破口,直插在海麵。

劍刃所指,震起深藍無量的大海。

海的浪花,一浪一浪似階梯。

楚淩沿著浪花階梯走到至高處,血衣覆身,遍體鱗傷,就連周圍鹹濕的海風都夾雜著鮮血的味道。

他輕甩衣袖,洵洵儒雅的向四方行禮作揖,嗓音清晰又好聽的緩聲道來:

“諸位,在下並非有意冒犯海神界,也無傷人之心,更無放出凶獸之意。”

“在下所來,是為了家中的妹妹。”

“還望諸位海涵之。”

楚月坐在神獸脊背,半眯起眼睛看著說話的青年。

左宗主蹙眉:“不管你是為了誰,都不該意圖損毀流光海域的封印,事關海神武者的生死存亡,就馬虎不得。我等,也不會放過你。”

左宗主扭頭看向了宗門協會的執事長老,抱了抱拳,“還請協會做主。”

執事長老不語,目光深邃而渾濁的看著楚淩,很快就捕捉到了關鍵資訊。

青年所說是無意打擾海神界。

難道說,他並非海神界的修煉者?

若真是如此的話,他又是從何處而來呢?

很顯然,下界下陸是可以排出的。

下陸出個武神,就已是劈山斷海天縱奇才,堪稱鳳毛麟角般的存在。

歸墟境,星靈師,更是一個都冇。

至於像青年這般真元境的強者……

絕無可能!

“閣下此舉頗為魯莽,還請收手吧。”執事長老說道。

“我不會收手。”

楚淩說道。

執事長老身後一個歸屬於宗門協會的歸墟境強者,生得五大三粗,身形魁梧有力,性格也是暴躁如火,開口就道:“跟他說這麼多廢話做什麼,十大宗門和宗門協會,把他廢了就行,這儼然就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,我還真冇聽說過哪一家的妹妹,需要讓兄長破開封印放出窮奇,有妹妹了不起啊?”

執事長老眉頭緊皺,猶豫之時似在權衡利弊。

星雲宗左宗主等人帶頭朝協會的執事長老拱手彎腰,齊聲道:

“還請執事長老下令逮捕此人。”

執事長老咳了一聲,問:“你,究竟是何方人?”

問清楚再逮捕也不遲。

這做人和修煉則不一樣,需要圓滑,世故。

小心謹慎點總歸是冇錯的。

“在下楚淩,上界大楚家主之子楚淩,因犯錯而被下放海神界遊曆半年。”

楚淩再次解釋道:“諸位,我欲破的封印,和凶獸窮奇無關,是聽聞本源老祖在深海之下,我的的妹妹,需要老祖的助力。”

上界之人!

協會執事長老和十大宗門之主都怔了下。

“他想要吾的血。”

雪梟的嗓音悠遠而綿長。

“本源族人的血,能淨化邪祟,治癒百傷,還能萃取仙神之氣,使之到達世間最高的精純度。”

本源族人,有著看透世俗的眼睛。

通過楚淩每一次的劈砍,他看清了雪淩的來意。

“小孩。”

“封印破碎之日,便是吾身死之時。”

“他找不到吾的。”

“吾隻見願見之人。”

楚月聽著腦海元神的聲音,眉心深處綻放雪蓮印記。

她緩緩地站起了身,看著玉立海浪的青年,聲音冷冽似雪:

“既是犯了錯,就該好好的改過自新,而非在流光海域興風作浪,拿海神界武者的命去陪你玩一場豪賭,你是上界之人,凶獸出世,你大可逃去上界清閒自在,卻苦我海神中界的武者危矣。這就是大楚貴子的所為嗎?那真讓我等長了見識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